一場人與自然的時空對話 《最后一頭戰象》重磅登臺國家大劇院

藝術 2019-01-13 14:58:15 來源:環球網

 

  1月10日,由上海文廣演藝集團、上海木偶劇團出品的人偶舞臺劇《最后一頭戰象》重磅登臺國家大劇院。下午,該劇導演何念攜手編舞劉旻姿亮相,為媒體提前揭秘“戰象”的神秘面紗。小象“噶羧”也驚喜獻身,操偶師刑懿現場解讀扮演一頭“象”所要面臨的巨大挑戰。

  赤子義,愛國情

  戰火中人與戰象的不解緣

  群山綿延的熱帶雨林深處,和緬甸一江之隔的西雙版納邊陲重鎮打洛,傣族少年波農丁與同伴昆歌嬉戲玩耍,無意間解救了被鐵釘困住的小象噶羧,也因此取得了野象的信任。小小村寨里,人和象之間和諧共處,歡聲笑語。但平靜的生活很快被戰爭打破,村民和野象之間的關系也一度陷入危機。戰火蔓延、危急時刻,駐守打洛的國軍團長下令捕捉80頭野象集中訓練,組建了一支“戰象”軍隊來抵御日寇。在戰象的幫助下,打洛軍民成功擊退了日軍,但80頭戰象卻在激烈的戰斗中幾乎全部中彈身亡。村民們為陣亡的戰象立“百象冢”,感念戰象用血肉之軀贏得的勝利。波農丁和噶羧都在這場戰爭中活了下來,而昆歌卻犧牲在前線。26年后,當噶羧即將走到生命盡頭,波農丁帶著它再次回到象冢邊,彌留之際回憶起動蕩的年代里那些辛酸的過往……

  何念導演介紹:“《最后一頭戰象》改編自沈石溪的兒童文學作品,這個故事最打動我的,是關于生命的探討。經歷過戰爭的老象跟與它一同長大的少年,穿越雨林逐漸走向象冢,做最后的告別,非常觸動人心。我想通過他們的經歷,讓大家重新思考關于生命、關于動物和人類之間的特殊關系。”

  巨型偶,操控難

  虛實間電影質感的旖旎景

  舞臺上大大小小的數頭亞洲象等比例制作的偶“象”,成為舞臺上當之無愧的焦點。它們或滿場奔跑與村民嬉戲打鬧,或揚鼻戲水撲扇起大耳朵,或眨眼含情仰天嘶鳴,或不畏槍林彈雨義勇向前,舞臺上每個活靈活現的“戰象”背后,都有著操偶師的辛勤付出。操偶師刑懿介紹:“小象的操作,需要雙手雙腳同時著地,與同臺演員配合劇情來演繹大象的情緒情感,非常具有挑戰性。而大象,更是需要三名操偶師同時默契操控。”舞臺上的戰象采用高科技和傳統制偶技藝,幾乎完全按照亞洲象等比例設計,以1:1制作的高達3.2米的巨型象偶。“戰象”外形也歷經多次修改,以碳纖維、鋁合金、鋼材料、藤條不同材質針對身體不同表演區間進行,并對大象的肌肉、骨骼、運動及結構進行分析,使其走到臺前足以“以假亂真”。上海木偶劇團的設計和演繹團隊還親赴西雙版納,與大象親密接觸,觀察大象的情緒、表情和動作,反復練習。操偶師要在沒有任何語言和眼神的前提下默契配合,形成頭部與軀體的聯動,承重最重的操偶師肩膀甚至要承擔上百斤的重量。

  導演何念攜手作曲彭飛、舞美設計沈力、編舞劉旻姿、燈光設計任冬生、錄音總監陸曉幸以及來自英國的多媒體設計制作公司59 Productions等國內外頂尖團隊,為整臺演出保駕護航。不僅挑戰中國傳統制偶技術和舞臺制作極限,還融合了現代多媒體影像技術,以電影拍攝手法營造的恢弘大氣水墨質感的視覺呈現,磅礴震撼又意境悠遠的音樂效果給觀眾帶來驚喜。而一場舞臺上傾瀉的“大雨”更是令人驚艷,連同一幕幕震撼感人的畫面完美契合,將演出推向高潮。據悉,《最后一頭戰象》演出持續至13日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海貝網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分享:

掃一掃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評論
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本期一肖一碼大中特